陳粒 | 一個人 有細節,有質感,有格局

讓陳粒名聲大噪的第一張專輯《如也》,是她在廣州租的房子里用手機錄的。三年的獨立歌手生涯,讓她一個人琢磨出了剪輯和編曲,把心掏出來寫在歌里再去尋找新的故事。民謠大熱的那一年,陳?;鵒?。但她并沒有滿足木吉他和live house,反而在時尚因子的加持下迅速蛻變,一腳踏入流行領域,成為一個獨特的文化符號。

陳粒 | 一個人 有細節,有質感,有格局

陳粒

化妝間里,化妝師和發型師分別站在陳粒兩側,有條不紊地忙碌著。她端坐在鏡子前,赤足踩在一個小木箱上,拿著一本書在看,時不時搖晃一下腳丫?!拔也揮檬只詞?,稍微發一會兒愣,手機電量嗖嗖往下降,感覺很對不起時間。實體書拿在手里就踏實多了?!彼底?,陳粒隨手收起了書。那書小小的,是芥川龍之介的短篇小說集,可以輕松放進口袋的小開本。

半年前,陳粒把家從北京搬到了杭州。安頓下來不久,陳??技絳拇τ甕?。先是拿著考下來的駕照去美國自駕游了一圈,又去了南方探望朋友。我們問她,杭州算是你家了嗎?她說自己也不太確定:“我需要變化,問題來的時候,就想去其他地方看看也好?!?/p>

陳粒 | 一個人 有細節,有質感,有格局

陳粒

我的,以及那些過于“我”的

想認識陳粒,不難,她的郵箱掛在微博上,隨時歡迎歌迷投稿。實際上,她的很多新歌都來自這種隔空交流的合作方式。成名之后,她沒有歸順任何一個大公司,而是在一個可以按照自己喜歡的節奏做音樂的團隊。歌迷喜歡她的自我、她的獨立,而有時因為她的過于“自我”吃不消—每一張專輯的風格都在改變,哪個才是真正的陳粒?

“如果只按照寫歌—唱歌—發唱片的方式,我可以非??斕匭闖齪芟袷俏業畝?,但當積累到了一定數量時,我發現它們多到讓我不知道該何去何從?!彼撓氏淅锍J盞礁杳孕蠢吹母璐?,這經常給她靈感,她和其中一些詞人也成了朋友。但有時候,陳粒忍不住會想問,為什么他們發來的歌詞那么像“我”?甚至比我自己還要了解我?就好像一個人走進了一個滿是鏡子的房間,看見自己的臉在鏡像中變形又投射,始終離不開自己的影子。

“這也是我想走出舒適圈的原因,做一些真正有難度的事?!貝印凍鋁T凇芭罾場眎 nBlue Note Beijing》開始,陳粒的新專輯想突破形式的限制。在《玩》這張專輯里,她和不同的音樂人合作,甚至自己開始做起了編曲和制片人,把別人貢獻的元素再創造成為屬于自己的作品?!拔乙恢本醯?,音樂是每個人都會的事。只要你有興趣,去鉆研,就能在這片音色的大海里找到你想要的那一軌。我不可能總寫一樣的東西,而不是重復?!?/p>

去年,陳粒完成了一次對京劇的挑戰。在與音樂人竹馬合作一首京劇結合藍調元素的作品時,陳粒對著老生于魁智版《三家店》下了苦功。她帶有金屬質感的嗓音在爵士鼓和低音提琴的襯托下,將傳統唱段演繹得別有一番離愁別緒?!疤豢傷家榱?,京劇的整個發聲系統都不一樣,對我來說,那是一個新的世界?!碧剿骰乖詡絳?,遠遠未到陳粒的邊界?!岸躍┚?,我承認退縮過,但其他(音樂)類型就沒怕過。很多事情是相通的?!?/p>

陳粒 | 一個人 有細節,有質感,有格局

陳粒

無所求必滿載而歸

90后,審美獨特,時尚表現力超強,這是很多人對陳粒的印象。她的成功也離不開自身敏感的時尚sense。陳粒說心目中的Diva是FKA Twigs,一個怪異又美麗的少女歌手,造型是她音樂作品不可缺少的一部分,甚至FKA Twigs自己就是一個整體概念?!八舊硎且桓鲆帳跗?,難免會影響我也去折騰。我只能掌控自己最擅長的音樂部分,造型就交給最厲害的人?!貝絲壇鋁>桶諛翹跛釹不兜腖V小花裙里?!叭綣滴倚哪恐杏懈隼硐胄蝸蟮幕?,那一定是個沒有實體的人,因為我很難置身事外地去看自己?!?/p>

“有些話說出來就是套路,而套路是不走心的。如果我也變成那樣,那我就完蛋了?!蔽頤翹鈣鹱罱鋁2渭擁囊壞底垡戰諛?,她在節目中偶有驚人的言論,卻渾然不覺?!拔胰プ齙際κ且蛭梢栽諤ㄉ咸膠芏嗥匠L壞降囊衾?,非常新鮮。如果我是為了那個位置而說一些油膩但不過腦子的話,你說我……”她用手勢比劃出了自己沒說出的話—那沒用!

陳粒在很早之前曾經說過自己肯定不會參加任何綜藝,這個誓言早已被打破。我們問她這算是反悔嗎?她說:“ 我到現在為止做很多事情都是純自發的,而且,我已經放棄了照顧各方面的所有期望,這是唯一的解釋。我愿意做的我就做,我不愿意的,所以我沒做?!?/p>

最近她忙著做一首新歌的編曲,心情好的時候在微博上讓粉絲投票。難道這次會來個福利大放送嗎?陳粒對著鏡子大笑:“ 歌迷可能會想要一百種效果,但最終他們想要的,歸根結底是我做的,得對自己有信心?!彼有牟淮尤?,在紛雜中,可能這是陳粒唯一讓自己變得簡單通透的方法。

陳粒 | 一個人 有細節,有質感,有格局

陳粒

寫出來而無人分享的時候最孤單

如果用三個詞來形容自己,你會怎么說?

陳粒:急、大意、小聰明。不是大義凜然,就是愛馬虎。小聰明其實就是不聰明,總覺得自己學東西不夠堅持。

看起來都是負面的形容詞,你對自己會不會太苛求?

陳粒:當然覺得自己還是可愛的,要不然怎么和自己相處?好多人覺得自己夸自己不太OK,但你活著不就是開心嗎?我對自己的要求就兩條,不油膩,不套路。

作為創作型音樂人意味著很多事情需要一個人承擔,你日常最大的感覺是什么?

陳粒:當我寫出一首超好聽的歌,但沒有人分享的時候,最孤單。總要存著歌出專輯,但真的很想發(布)出來啊。

和其他音樂人不一樣的是,你的身后有一個龐大的自發詞人團隊,回歸到現實生活里,他們是什么樣的人,你怎么和他們打交道?

陳粒:他們跟我合作過一些好歌。我昨天還和其中一個詞人去唱KTV。有些是學生,也有上班族。但我們幾乎很少談論他們的工作,有更多可以聊的內容。

今年你有什么新計劃?

陳粒:年底巡演是最大的事兒。很多人總覺得巡演很累,其實不會,唱歌兩三個小時怎么會累呢?每個周末去不同的城市一圈,重新回到自己的生活。這樣的節奏,我能把自己活得挺不錯的。